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黑卡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拍桌瞪眼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0:43

黑卡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拍桌瞪眼

那帮人当然是吓得浑身抖如筛糠,可白开水也还真没有杀人的心。

他默默的走上前去,说道:“昨天跟杰西卡在一起的那帮人,你们都认识么?”

那些人赶忙点头,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万哥,连声说道:“认识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都是在古镇上开客栈或者做买卖的……”

白开水点点头道:“现在,你们去给我把人找来,一个都不许少,少了一个,我唯你们是问。”说罢,白开水拉起孔月的手,又把她带回到房间里。

石磊见状,便道:“那就去吧?难道还要我开车送你们?”

那几个家伙一听,立刻屁滚尿流的爬了出去,着实不是他们想表现的这么卑微,主要是不爬不行,因为都带着断腿的伤呢。

石磊又喊了一声:“人找到之后,就别带进来了,省的脏了这个客栈的地方。后边有个篮球场,就那儿吧。”

说罢,石磊看了看莫炳忠,莫炳忠一挥手,剩下的人忙不迭的离开。

其实今天来的这帮人里,除了那四个之外,其他的都挺冤枉的。

他们昨天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完全是同伴吹哨子,他们没道理不去。

去了之后啥也没干,就被石磊打的断手断脚头破血流,疼了一晚上,却还要委屈的跑来跟石磊等人道歉,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好在石磊等人也没为难他们,他们得到莫炳忠的命令之后,二话不说就出了院子。

石磊这才对莫炳忠说:“莫先生,进去喝口茶吧。”

莫炳忠拱拱手,说:“有劳了。”

老胡关好院门之后,也没回客厅,这是石磊的事儿,他现在的身份只是客栈老板,参与进去不合适。

石磊慢条斯理的烧水,泡茶,可莫炳忠却有些坐立难安,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只能憋着。

好容易等到石磊泡好了茶,给他倒了一杯,并作出请茶的手势之后,莫炳忠才借机开口:“石先生意欲何为啊?”

石磊含笑看着莫炳忠,道:“莫先生什么意思?”

“石先生千里迢迢来到黔南,又把我大哥扣在吴东不放人,总不会就是过来度假的吧?”

石磊抬抬眉毛,笑道:“我就不能出门度个假放松一下?”

莫炳忠叹了口气,主动拿起公道杯,给石磊的茶杯里注满茶汤,他说:“石先生,咱们就别兜圈子了。老朽已经是焦头烂额,还望石先生指条明路啊。”

石磊又喝了杯茶,莫炳忠顺理成章的接过了泡茶的任务,石磊点点头道:“莫先生言重了,我何德何能,能为莫先生指路。咱们聊点别的吧?”

莫炳忠再度叹了口气,拱拱手,道:“石先生,您就别玩儿我了。说实话,当初得罪您的人又不是我,这次就算是我的过错,可那也只是手下人作孽罢了。石先生来玉龙不过区区数日,就把我家里这点子事查了个底朝天。说实话,我还得谢谢石先生,如果不是您,我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也还不知道等到自己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形。”

石磊哈哈一笑,道:“看来,莫先生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愿闻其详。”莫炳忠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心里指望的,是石磊既然能知道这么多事,显然也知道齐开群的下落,要是能从石磊这里得到齐开群的消息,那就最好不过了。

石磊慢悠悠的喝了口茶,说:“莫先生和令兄感情很好么?”

莫炳忠目光闪烁,道:“以前是很好,现在么……老朽真是无颜面对长兄,齐开群这个家伙……”

石磊摆摆手,打断了莫炳忠的话,说:“莫先生是想让我告诉你齐开群的下落?”

“如果石先生肯帮忙,那就最好了。”

石磊摇着头道:“那我能得到什么?看着你们兄弟俩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莫炳忠似乎开始明白,石磊要的是什么了。

他眨眨眼睛,眼角的皱纹沿着太阳穴,弥漫开去,他咬了咬牙,说:“我与长兄之间,已经无法像从前那般了。我那不争气的孙子,搞了杨佳倒也罢了,可齐开群却……这些,都是石先生告诉我的,石先生心里自然清楚,以我长兄的心性,他如何可能相信这事儿我是完全不知的?话已至此,石先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石磊一拍桌子,说:“好!”

莫炳忠定定的看着石磊。

“齐开群,我肯定不会交给你,我答应过他,保他周全。他现在已经不在国内了,应该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以后,莫先生找不找的到他,那是你的事儿,我不会再管。但是,我绝不可能告诉你他的下落。这是前提,莫先生能接受么?”

莫炳忠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他一再咬牙,最终苦笑道:“石先生不肯说,老朽也是无可奈何。只是,老朽这些年积攒下来……”

石磊一摆手,说:“有意思么?那钱从来都不是你的。现在,你还留着一部分古董,莫羽手里应该也还剩下点钱,怎么着,这四个亿都跟你无关。可你现在却还得到了几千万,而且,还能顺势得到整个莫家,你现在还想跟我谈那笔钱的事儿?你特么是不是以为那笔钱在我手里?我缺你那仨瓜俩枣?”

莫炳忠一惊,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赶忙道:“石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唉……财帛动人心,我也只是想挽回一些损失罢了。”

“从来都不是你的钱,你特么挽回个几把损失?”石磊忍不住爆了粗口,从气势上彻底压倒了莫炳忠。

莫炳忠冷汗直流,犹豫再三,道:“是老朽失言。石先生,您是想让我要了我大哥的命?”

石磊翻翻白眼,道:“要他的命,我有必要假你的手么?我给他送到缅甸去,你觉得他还能回得来?”

莫炳忠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石先生到底要老朽如何?”

“很简单,我会一直扣着莫炳文,你要做的动作,难道还需要我手把手的教你?莫炳忠,你别告诉我,这么多年,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取你大哥而代之,成为莫家的家主啊!现在,你依旧是莫炳文最值得信任的好弟弟,我这边,也会保持缄默配合你。甚至,你可以拿我到黔南的事情做做文章么,比如说,我去了春城,正打算对你们莫家动手。剩下的,还需要我再说下去?”

莫炳忠目光闪烁,显然心中十分的挣扎。

石磊一拍桌子,又道:“莫炳忠,你以为你还有选择么?正如你所言,莫炳文不可能相信你与齐开群完全无关,你要是在跟我这儿玩哩个楞,我是无所谓,我现在就通知吴东那边放人,让莫炳文回来就是了。”

郑州性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首大医院电话多少
北海手术治疗白癜风
广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宿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