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你这个孩子啊

发布时间:2019-10-11 19:34:27

陈老二躺在抢救室里和阎王爷较劲,陈家的老少在大玻璃窗外抓耳挠腮的着急。他们不是为陈老二的性命着急,医生说陈老二熬不过今天夜里;他们是在为另一件事闹腾。

陈老大攥着手机向大家宣布:老二闺女一会就到。

陈老三对着手机喊:二嫂你不能不管啊,你……话说半截,声音立马变小,因为媳妇正戳他后腰:嗨,嗨,小点声。

其余的人,申舌头,撇嘴,嘀嘀咕咕。

陈老太坐在这群人中间,脑袋像扎进了马蜂窝,嗡嗡乱叫。但她努力的镇定自己,她不能乱,她不能让那个外地娘们得逞。按说,快八十的人了,一听说儿子要不行了,不瘫在床上,也得哭晕过去。但陈老太没有,陈老太和别人不一样,陈老太心里憋着口气。

两年前,离了婚的陈老二,又要结婚。陈老太死活不同意,那个外地娘们长得葱心似的水灵,说话有板有眼,比老二小十一岁,还带着个半大小子。图什么?图的就是你的房。你的房不是大风刮来的,那是血汗换的!那要留给我孙女,虽说孙女跟她妈走了,但怎么说也是陈家的骨血啊!可老二不听,不仅把婚结了,还在房本上加了那娘们的名字。陈老太气得差点吐血。但那时陈老太也没像现在这么焦急。她想:慢慢来吧,日子还长着呢,我们这么多人就斗不过你一个外地娘们?

现在陈老太表面上平静,心里却像炸开的油锅。她闭着眼,耳朵像侦察兵似的直立着。她扑捉到了旁人的闲言碎语,探测到了针尖似的眼光。她慢慢地睁开眼,瞄一眼玻璃窗内趴在老二床边的女人,拽了一下正给律师打电话的女儿:四丫,我们回家。有事,家里商量去,别在这让人笑话!

……

陈老二走了,丧事是那个女人一手操办的,像模像样。面对满脸悲哀,眼睛哭得像对桃子似的女人,陈老太叹服:这个外地娘们可太会演戏啊,演得跟真的似的!转瞬陈老太又犯嘀咕: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和老二有感情,真像老二说的那么好?

迷蒙的小雨像张昏暗的网笼罩着枯黄的落叶,低沉的哀乐滚过灰黑混沌的人群撞在对面的墙上扇着冰凉哀伤的翅膀,葬礼显得凄凉和诡秘。诡秘来自一些人的眼睛,那眼睛里分明燃烧着仇恨、贪婪、兴奋的火焰……

此刻,陈家大小心里都揣着一把算盘,老二没有什么钱财,值钱的就是五环边上那套一百多平米的住房。那套住房,至少值四百万,这四百多万不能便宜了那娘们。老四已经向律师打听过了,那房应该算老二的婚前财产。婚前财产就应该全是老二的,就应该一半给老二闺女,一半给陈老太。陈老太的就是大家的,要分到每个儿女手里就应该是……但律师也说了,要是房本上是夫妻二人的名字就悬了。想着,那把算盘就变成了燃烧的火,越燃越烈。

嗨,一会别走,直接去老太太那,那娘们有话说。刚出墓地,陈老大就挨个叮嘱众人。

谁,嘿!她到先拉开阵势了!陈老三嚷道。

嚷嚷什么?有劲一会再使!陈四丫白了陈老三一眼。

陈老太的客厅里坐满了人,孙子辈的有的倚在沙发边上,有的靠在门框上,唯有老二闺女低着头坐在陈老太身边。陈老太端坐着,一脸凝重,像个指挥作战的将军。

屋里死一样寂静,所有人的眼都盯在一身黑衣满脸肃穆的女人身上,像盯一条恶狼。女人缓慢开口:妈,我今天本不该说这事,但我知道您老惦记这事,所以我今天要把这事交代完。说着女人把一个红本递给陈老太。

还没等陈老太把红本拿稳,陈老大就抢了过去,陈老大刚看了几眼,陈老三又……红本像翻飞的蝴蝶在人们手中翻转,随着红本的翻转,人们的眼睛盯向女人,几乎一口同声的问出,房本的名字没改?

女人说:没改,老二让我改,我没去。老二骗你们,是怕你们找他闹。老二走了,我也不想在北京待了,过了三七我就回老家。老家的父母都老了,我也该回去尽孝了。

你,陈老太哆嗦着“你”了半天,终于喊出:你这个孩子啊!泪水夺眶而出。

共 14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儿子娶了小媳妇后病逝,老太太和其他的几个孩子惦记着儿子留下的几百万遗产,个个剑拔弩张,做好了和小媳妇争夺遗产的准备,谁知,小媳妇根本就没有得财之心,将所有的财产如数上交,让众人无言以对的同时,也证明了自己高尚的品格。好文章,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41512】

1 楼 文友: 2016-04-14 10: 0: 5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4-15 21:24:01 谢谢编辑老师!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黑龙江妇科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