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寒枝雀静剧情影评_寒枝雀静好看吗

发布时间:2019-07-23 16:39:43

寒枝雀静

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on)的“人生三部曲”终篇《寒枝雀静》采定焦定镜,一景一镜,完全棚内搭景,彻底的剧场景框,可说是影像化剧场,慢动作舞蹈,流动的联篇绘画。对照德国编舞家碧娜˙鲍许的舞蹈剧场美学:让舞者对话、演戏,两位创作者都由剧场启发灵感,分别为电影与舞蹈开发新形式。当代表演艺术果真身处融合、移植、跨越的大时代,在增与减当中摆荡,不断重组观众的视觉与听觉秩序。

第一幕是两个老人在博物馆观赏动物遗骸(恐龙化石、鸟类标本),接着呈现三种死亡方式:男子在家开红酒,忽然倒地不起,一墙之隔的太太在厨房忙着,浑然未觉;老太太死抱着装有钱财珠宝的皮包在医院等死,儿女围绕病床无计可施;上班族在简餐店猝死,警察勘验尸体,陌生人冷然远观。重点不在死亡本身,而是生者面对死亡的反应。没有鸽子,不见树枝,只闻鸽鸣,在冷酷异境,是人在沈思存在的意义‭ ‬。人何以要思索存在的意义?只因死亡是无可逃脱的命运。

纯手工搭造的室内室外场景,线条简单,颜色冷调,光线灰白,空气潮湿,充满将雨未雨的窒塞感,流动其间的是小人物的挫折与欲望:失业、倒帐、逼债、勾引、调情、征战……。这个表面上滞止封闭的世界,在重要事件发生当下总有若无其事的旁观者,甚至出现黑狗静坐一旁,瞅着一对男女亲热爱抚。这些俗世众生相呈现的是梦幻寓言想象,并没有指涉瑞典,直到瑞典王查理十二世穿越三百年时空,来到二十一世纪的酒馆要杯水喝,借上厕所,甚至迷上俊美男侍流露同志倾向,这才点明峡湾国退出帝国争霸、偏安北地的历史因果。查理十二世虽贵为帝王,拨开华服戎装的包裹,其实是再平常不过的客人,流露基本人性需求:口渴、内急、情欲,他先是人才是国王。当他第二次来到酒馆,随从述说三百年前瑞典对帝俄战争失利的历史,因兵将伤亡惨烈导致许多妇女变成寡妇,在现场的女性顾客闻言纷纷哭泣,却象是在舞台上假哭的临时演员,一派刻意风格化的表演,没要银幕前的观众同感移情。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古代·现代·爱情·剧场·偶像·日韩·悬疑

冷冽的影像与疏离的氛围贯串全片,不期然的幽默注入人性温暖。盱衡精致的人工造景,精准的场面调度,心细的观众看得明白:一切都是精密的设计,导演没要用表象的写实造景让观者相信这些场景是真的。职业演员与素人穿插表演,很多时候他们面敷白妆,声调平淡,不带情感,彷彿木偶念着别人的故事,抽离的表演风格正好让观众冷眼旁观,荒谬与怪诞是绝佳的清醒药方。最令人深思的段落是对重商‭/‬殖民主义的批评:权贵‭/‬资本家身着华服、面无表情、啜饮美酒,‭ ‬站在宴会厅前看着黑奴一个个被送进着火的自转搅拌筒‭ ‬。整个意象很魔幻,却又很真实,不用一句台词就批判重商主义到骨里。

重复也是导演常用的手法。三个不同场景,三个人对着电话说出一样的台词:“听到你很好,我很开心。”这其实是个谜,没有人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好不好,即便是善意的谎言也没必要戳破。对照‭ ‬《女朋友。男朋友》片中刻薄但幽默的台词:“看到你过得这么不好,我也就放心了。”这并非善意与恶意的对比,看似恶意的回应,反倒可能是出于不虚矫的真性情。片中有诸多没头没尾的对话片断、自言自语,恰正好再现吾人纷杂多变、不断闪现的意念。

最后的对话是开放的结局:

“今天是星期三?”男子连问三个人。

“对,今天是星期三。”路人皆如是回答。

“今天是星期三,怎么我感觉今天是星期四。”男子说。

“星期几不能用感觉,要用记的,昨天是星期二,今天是星期三,明天是星期四,如果用感觉来记时间,会一团混乱。”路人回答。

电影一开始呈现死亡;片末探讨时间。死亡无法逆转,时间亦复如此‭ ‬。如果时间是绝对理性,混乱非理性是人类对抗时间的武器。

《寒枝雀静》的形式超卓,有独立于内容之外的美感,三十九幕短篇无论拆开独立成章或是合并为联篇都能自成一格,以开放多义‭/‬歧义‭/‬奇异,回归电影的本质――影像,让观者自己想象。所以,纯粹观看影像可能是理解这个作品最好的方式。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古代·现代·爱情·剧场·偶像·日韩·悬疑

幼儿小便黄
幼儿小便黄
幼儿小便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