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129 摆渡香江

发布时间:2019-09-25 16:21:42

极品相师 129 摆渡香江

唐振东到了楼下,赫然现刘小光和乔倩倩也來了,怪不得大家吆喝着出去吃饭,既是给刘小光他们接风,也是给自己接风,

一群人就近找了个中餐馆,也是澳博旗下产业,

刘小光跟白明,王猛等人性格也很相投,刘小光是特种部队出身,王猛是特殊“部队”出身,白明、小五等人是在社会上厮混,也是无法无天之人,

就是耗子性格有diǎn孤僻,不大説话,大概是盗墓的职业使然,老叶经常是看着这群年轻人打闹,

老叶凑近唐振东耳边説道,“这群小子,还是小秦明事理,知道大家都來,沒人在家看门,所以,他主动留在家看门,这群小子就知道玩。”

唐振东diǎndiǎn头,他也本想叫大家一起來,不过家里的产业也不小,沒个人也不合适,

“哦,对了,这是我在老李头家里拿的他家小子小时候穿过的褂子,老两口一直留着呢,就想等有朝一日,他小子回來以后再穿。”

“这二十多年了,老两口也挺苦。”这都二十多年沒见儿子了,老两口留着他儿子小时候的衣服,也只不过是留个念想而已,不过越这样,老两口就越是难过,

“是啊,谁説不是呢,我去拿衣服的时候,老两口告诉我,要是找到了他儿子,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如果找不到,这件衣服也别丢了,还给他们带回來,我当时看到李老哥那期盼的眼神,我这心真是,唉。”老叶叹了一口气,

“好,这事咱们吃饭回去,就抓紧时间办。”

“对了,师父,咱们什么时候去香冈见识下赛马。”

白明一提起赛马,唐振东就看看于清影,“这几天火云的状态怎么样。”

“它挺好

极品相师  129 摆渡香江

,就是有些焦躁,昨天和今天看起來好多了,可能是不习惯这个地方吧。”

“恩,沒事,我估计不是地方的问題,而是气候有些不习惯,不过对于火云这个马王來説,只是适应一下就好,不过状态的好坏,的确对比赛影响不小,这几天还要去看看火云,争取最后调整一下。”

“赌王説沒説什么时候,咱们动身去香冈。”唐振东回头问于清影,于清影表示不知道,他又回头看看老叶,

“赌王倒是沒來,不过李总监來了一次,他也沒説什么时候走,只不过是來问问你在沒在。”

“哦。”唐振东diǎndiǎn头,这李总监的意思应该是不着急,毕竟香冈和澳门只有一水之隔,明天比赛,今天去也不晚,

吃完饭,唐振东让老叶回去把老李头那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的旧衣服拿到自己房间,他先去马场看看火云,

火云今晚的状态,出奇的好,唐振东骑着火云在马场跑了十几圈,火云快起來的时候,四蹄腾空,

“好伙计,就凭你这个状态,第一妥妥的。”唐振东拍拍火云的脖颈,説道,

火云以一声高亢的嘶叫回应,

唐振东跟于清影返回酒店的时候,老叶已经送來了老李头儿子小时候穿过的那件童装,

唐振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这件浸染了老李头儿子气息的衣服,推演起他的命理來,

由于这衣服的时间太过久远,而且其中又沾染了很多老李头和他老伴王翠凤的气息,所以想要从这些气息中推演出他儿子的信息,还是有相当难度的,

不过唐振东此时精神力大进,已经有一丝精神准确的抓住了那缕最淡,最弱的气息,

唐振东打开门出來的时候,老叶夫妇,还有于清影都等在外面,“怎么样。”老叶问道,

“正东方向六十公里。”唐振东睁开眼説道,

“哦,正东,那不是距离很近。”老叶重复道,

于清影拿出,搜索出地图,六十公里正好是香冈,

“他在香冈。”于清影然后又用精确定位,测量了一下距离,抬头道,“他应该在香冈九龙一带。”

唐振东diǎndiǎn头,“正好咱们这几天要去香冈,咱就不等何老了,咱们先去吧,趁着有空,先來找找老李头这个失踪多年的儿子,哎,也不知道好不好找。”

香冈的人口密度远比广川要大的多,想当初,帮助王义找女儿的时候,纵然现了紫菱母女,他仍然沒法确定紫菱母女就是王义失踪多年的女儿,外孙,在香冈这个人口密度比广川大的多的地方,想找出一个人出來,跟大海捞针差不多,虽然已经大体把范围圈定在香冈九龙一带,

唐振东当即给何老打了个,问何老准备什么时候带着他的纯血宝马到香冈,

何老笑着对唐振东説道,“哈哈,怎么,唐师傅,你着急啦。”

“我也不是着急,我是去香冈还有些事,我想明天就走,要不咱们在香冈会合。”

“哦,这样啊,那好,我安排一下。”

时间不长,何鸿深的就回了过來,説他明天也跟着一起去,顺便把两匹马都运过去,熟悉一下环境,

第二天,何鸿深一大早就安排了两辆改装好的专门拉赛马的箱式货车,等在酒店门口,

唐振东一出來的时候,着实被惊讶了一下,他沒料到何鸿深的办事效率这么高,货车都给准备好了,

“何老,早。”唐振东见到笑嘻嘻的何鸿深,先打了个招呼,

“唐师,早。”

“何老怎么这么早。”

“这还早,人老了,睡不着,就提前准备好了,要不是我的人实在沒法让你的马上车,恐怕咱们现在就可以直奔港口了。”

唐振东听到何鸿深的话,往那两辆厢式车一看,果然里面有匹马,正是何老花了千万买來的纯血马,

“哈哈,火云的确太不听话,來的时候要不是打了麻药,恐怕也沒人能给他拽上车。”唐振东笑道,

“那好,咱们这就上车,去马场接了你的火云,就直接摆渡去香冈。”

普京大赌场的后院马场,唐振东一吹口哨,火云就哒哒的跑來,何鸿深惊讶的问道,“你这马我明明关在马圈里,它是怎么出來的。”

唐振东哈哈一笑,沒説话,火云这两天状态很好,跃出一米半高的马圈,这太正常不过了,

何鸿深也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他一招手,让手下人去搭板子,让火云上车,

“不用搭板,把门打开就行。”唐振东阻止了去拿板的何鸿深手下马仔,让人打开了集装车门,唐振东一吹口哨,一指这敞开的门,火云只是两步助跑,腾的一下跃上了高度足有一米五高的车厢,

给一旁何鸿深惊讶的合不拢嘴,过了半晌,他才喃喃説道,“我説你的火云是怎么跳出马圈呢,原來是这样。”

唐振东笑而不语,

“唐师,我説你这火云也太厉害了吧,跑的又快,跳的又高,比德国的汉诺威马跳的还高,完全可以去参加马术比赛了,就凭它跳起的高度,我还从來沒见过跳的这么高的阿哈尔捷金马。”

唐振东一摆手,“算了吧,火云的优势是度,只有度才能带给它愉悦,对于那种跳來跳去的表演,它不会喜欢。”

唐振东很了解火云的心理,它是北方旷野出身的野马,追求的是天高海阔的草地,风驰电掣的度,现在草原它已经舍弃了,只有度才能让火云有存在感,

火云为唐振东的这话,打了个响亮的响鼻,表示了赞同,

何鸿深只是沉默了一会,就diǎndiǎn头,“那好,咱们走吧,去码头。”

唐振东应了声好,然后拍拍火云站在车厢里的前蹄,示意它在里面呆着,等到了地方,在让它下來,

火云前腿在车厢里刨了两下,表示自己的不满,但是也只是表示下而已,

唐振东亲手关上了集装箱车门,如果不是于清影也在,他上去陪着火云坐车厢到香冈,完全沒问題,不过自己跟于清影好久沒见,这样舍弃于清影去陪一匹马,这无论如何也説不过去,

码头有何鸿深的股份,而且上的船也叫澳博号,很显然这也是何鸿深旗下的产业,或许在公海海面上,何鸿深还有几艘正在营业的赌船也説不定,

“唐师,这也是我的船,怎么样,喜欢吗。”何鸿深指着一艘巨大的邮轮,对唐振东展示道,

“很好。”唐振东这次來的目的之一就是买一艘小号的游艇,放在自己的月亮湾后面的栈桥旁,可以停靠,也可以出海游玩,因为有次于清影开玩笑的説了这话,唐振东就记在心里,只要是于清影喜欢的,他必定为她办到,

“这艘游艇送给你怎么样。”何鸿深突然一句话,把唐振东给小小惊讶了一下,

“送我,送我我也不会开呀。”

“连船长和水手一起送你了,不过工资可要你自己给他们开哟。”

唐振东赶紧摆手,“不,不,何老,你严重了,我开玩笑的,无功不受禄,使不得,再説我也不需要这个。”

何鸿深呵呵一笑,“唐师,你就别瞒我了,你跟你女朋友这次來香冈不就是想定一艘游艇吗。”

广东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广东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广东牛皮癣治疗方法
广东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广东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