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禅佛道第四十章镶星武器

发布时间:2020-01-25 08:27:18

天禅佛道 第四十章 镶星武器

李遥眼见众人再不敢碰那把巨刀,便走到爷爷身前説道:“爷爷,遥孙有个不请之情,还望爷爷依允!”

老太爷李德江微笑着説道:“遥孙有什么事尽管説吧!”

李遥瞧了瞧地上那把巨刀,喜声説道:“遥孙没有一件称心武器,这把巨刀遥孙十分喜爱,爷爷若是依允,遥孙将此刀取出去使用,遥孙将感激不尽!”

老太爷李德江惊声説道:“这把巨刀如此冰寒,刚才遥孙已见众人均被那寒意袭倒,遥孙可承受得住?”

李遥diǎn了diǎn头説道:“遥孙不怕那巨刀上的寒意,那巨刀上的寒意却对遥孙还有着修习的好处!”

老太爷李德江笑着説道:“我李族十五大族老均在此地,爷爷一个人説了也不算数,遥孙还是向十五大族老请求吧!”

那大族老李燚亭此时还没有完全从那寒意中恢复过来,颤颤抖抖地走了过来,对李遥説道:“小少爷若是能提起那把巨刀,大叔没有异议。”其余族老也纷纷diǎn头説道:“在下也无异议,小少爷尽管取去使用!”三太爷李德群见一众族老均是diǎn头赞同,便上前对李遥説道:“遥孙但取巨刀无妨,遥孙也是我李族之人,取李族宝贝所用有何不可?遥孙若真能取了此刀,此刀也找到它的主人啦!”

李遥见众人均diǎn头依允,便走到那把巨刀之前,躬身下去,双手握住巨刀刀柄。猛然吸气,便将那把巨刀提了起来。

房里众人见那把巨刀刀身齐至李遥耳边。刀厚约**寸,刀背厚约尺余。刀刃之上的蓝色光芒似活物般在那刀身之上来回游走,又见那刀身十分沉重,怕是有三四百斤之重。那一众族老和两位老太爷见李遥双手合力才抬起那把巨刀,右手紧紧撑住那刀柄,感到十分惊异,其中几个族老想到:“刚才自己只摸了摸那刀身便惊悸倒地,而那李遥小少爷却能随意抬拿,真是活见鬼了!”众位族老对李遥的武学修为,更是十分佩服。看着李遥的眼神满是惊骇。

李遥双手扶起那把巨刀,高喝一声猛然扛在肩上,众人只见那巨刀压着李遥的身子都似乎成了一只小虾般,但李遥仍是咬牙坚挺着扛了起来。只见他返过身来对两位爷爷和一众族老高声説道:“感谢爷爷和众位族老赐得宝刀!”説着,便扛着那把巨刀颤颤巍巍地走出了房里。

此时,众人又见在李遥肩上那火焰般的狐狸,也好似有些惧怕那刀上的寒意,不敢挨身那把巨刀边上,只是在李遥少爷的另一边的肩上来回跳跃躲闪着。

老太爷李德江和三太爷李德群。以及那一众族老眼见李遥将那把巨刀颤颤巍巍地扛了出去,他每走一步,这房内都似在摇晃了一下,李遥的脚步之下也已是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痕迹。

还在房里呆看的这一众族老。开始只担心李遥承受不住那巨刀上的寒意,此时却见他扛上那把巨刀,脸上似乎都鳖得通红。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去,众人的眼中全是骇然。

李遥将那把巨刀扛到护卫李之一送来的那一堆刀剑之旁。便将肩上那把巨刀放了下来,与那一堆刀剑并列放在一起。口里竟是有些喘息起来。此时狐儿也在李遥的肩上喜声着説道:“恭喜公子如愿以偿得到了冷月宝刀啦!”李遥又喘息了两声才回答道:“这冷月宝刀真是太重啦,我却是有些吃不消呢!”狐儿又笑笑着説道:“公子再修练得一年半截太阳心经,再将那银龙王灵珠内息吸纳一部分进入经脉和丹田之中,想必公子就能随意使用此宝刀了!”

众人也跟着来到这一堆刀剑处,李遥抺了抺头上的汗,见爷爷和三爷爷均是关心着瞧着他,便上前对爷爷和三爷爷笑了笑説道:“遥孙现在功力还不够,待遥孙再修练个一年半截武学,将自己内息激发出来,此刀便能轻易使用了,两位爷爷可不要担心啦!”接着李遥又向众人説着:“爷爷,三爷爷和众位叔叔,现在你们可都出去吧,把所有房门均紧闭起来,明日上午遥孙再送出镶嵌好了星星的刀剑出来!”

老太爷李德江见遥孙此时已准备要镶嵌星星到武器之上,便回身对一众族老説道:“我们出去吧,就让遥孙一人在这里镶嵌星星到武器上好啦!”説着,便带头走出那房间。

老太爷李德江率领众人出得家族藏武馆,又吩咐李之一一众护卫守护好藏武馆大门,任何人不得进入藏武馆内,否则将以族规论处,便率着众人向庄里府中走了过去。

李遥见两位爷爷及一众族老均已经走出了家族藏武馆,便对狐儿説道:“狐儿,此时便开始镶嵌那星星到武器上去吧!”狐儿嘻嘻笑着説道:“公子不急,公子去前面房中搬一石箱那蓝色珠子过来吧!”

李遥听得狐儿吩咐,便向那第一间房里走了过去。李遥来到那房里,见那石箱好似与地面连接在一起,无法搬动起来,转身瞧了瞧,见身边又无装那珠子的东西。一时着急,便将身上那件锦缎衣衫脱了下来,捧了数千颗蓝色珠子放在衣衫之中,提上那包蓝色珠子便向那里间的房里走了进来。

李遥进得最里间的房中,立时看见地上此时已摆放了一个似大鼎的东西。李遥十分惊奇地向狐儿问道:“狐儿,这大鼎是什么东西?哪里来的?”狐儿笑了笑説道:“这便是镶嵌星星的宝鼎,公子别问这宝鼎是如何来的啦,待公子将来晋入法道之时便知道如何使用收藏物品了!”

李遥惊声着説道:“难道狐儿已经进入法道了?”

狐儿笑了笑説道:“法道算什么!”

李遥听得狐儿的言语,一时呆在当地,他自小与狐儿生活在一起。已经有了十余年,却从来不知道狐儿到了何种级别。只知道狐儿的功夫十分了得。此时听得狐儿説那“法道算什么”,竟是不明白狐儿究竟到了何种地步。便有些痴呆着上前説道:“狐儿真是了不起呢。狐儿的本事如此之大,却骗了我啦!”

狐儿见公子似乎有些生气,便柔声着説道:“哎,还是告诉公子吧,狐儿已和妈妈修练两千余年啦,只是狐儿的灵智还没有完全修习成功,狐儿还有修习的瓶颈在卡着,若是用这片天地的武系计算,如今狐儿的本事也就在这片天地的圣道级别左右。但狐儿有时却连人道级别的人物也不能敌得过。那就是狐儿最危险的时候。”

李遥似乎有些不明白,想了想又説道:“狐儿的本领已是如此之高,狐儿的妈妈想必本事也很历害了,当初为什么被那深涧的巨兽吞噬而去了啦?”狐儿向李遥瞧了瞧又説道:“就是因为狐儿有危险的时候啦,狐儿的妈妈在那危险并无防范的时候才被那巨兽寻机吞噬而去。”

李遥不知狐儿説它最危险的时刻是什么时刻,见狐儿不便言明,便也回过神来,走上前去将手中衣衫包着的蓝色珠子放在狐儿面前。狐儿便对李遥説道:“以后告诉公子什么时候是狐儿最危险的时刻好吗?公子可别生狐儿的气啦!”李遥笑着説道:“狐儿与我生活了十多年啦,狐儿説什么我都会相信呢!”

狐儿见李遥脸上再无愤愤之色。便对李遥説道:“镶嵌这三颗星星的武器,狐儿怎么説,公子便怎么做罢!”李遥diǎn了diǎn头道:“好,狐儿教我便是!”

狐儿用它那前爪指了指地上那只大鼎説道:“公子请看这鼎。这鼎上有五个圆孔,中间那个较大的圆孔便是专门放武器的圆孔,如果武器较大。便可将武器横放在中间的圆孔之上。四周那些圆孔便是放这些蓝色珠子和紫红色珠子的圆孔。”狐儿见李遥公子听了它的介绍diǎn了diǎn头,便又説道:“狐儿一会儿将这鼎内燃起地心之火。待这鼎上五个小孔均变得金黄之色之时,便放上要镶嵌的武器和宝石。”李遥惊诧着问道:“还要在鼎里燃起地心之火?”

狐儿diǎn头説道:“是呀。要燃上地心之火呢!”

李遥惊问道:“难道那竹剑山庄梅剑圣老他们也是这般镶嵌星星到宝剑上去的吗?”狐儿摇了摇头説道:“狐儿不知道,这镶嵌星星到武器上的法子当然还有其它方法,狐儿可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将那星星镶嵌上去的啦!”

李遥有些恍然着説道:“狐儿如何取那地心之火来放入这宝鼎之中?”狐儿笑笑着説道:“狐儿本是火焰般的色彩,这却不是先天就有的啦!”狐儿见李遥不太明白,又説道:“狐儿的妈妈曾告诉狐儿,狐儿的先祖是生活在地心之中,吸收那地心之火数千年,身上便成为这火焰般的色彩啦!”

李遥又似明白了狐儿那一身火焰般的色彩竟是这般得来,便diǎn了diǎn头説道:“原来狐儿却是从地心之中出来的,到让我真以为狐儿本就是这般的色彩了。”接着又对狐儿説道:“我们开始吧!”

狐儿diǎn了diǎn头,只见它仰起那小头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呼的一声吹出一团紫金色的火团,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呼的一声便钻进了那宝鼎之中。李遥只觉得这小房间里瞬间热浪滚滚,房中立时热气腾腾。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在那宝鼎之内翻滚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宝鼎周身便变得通红,那鼎上的五个圆孔立时闪发出万道金光,那万道金光在那房内冲天而起。李遥站在当地,直瞧得十分惊骇,那团火焰的热度似乎能将所有物体瞬间吞噬而去,那团火焰在那宝鼎内翻滚着,竟是生生不息。

狐儿见那宝鼎渐渐已变得紫红色的模样,便对李遥説道:“公子,你现在将一把武器放入中间那个孔里去吧!”李遥按狐儿提示,便从身后取过一把长刀,将那刀身放入中间那个大孔之中。便又瞧着狐儿,等着它下一步动作的吩咐。

狐儿见那把长刀的刀身已放入中间那圆孔之中。便又对李遥説道:“公子,你先将那蓝色的珠子取四颗过来放入四周的圆孔里罢。”李遥又回身将自己刚才取回来的蓝色珠子放入那四周的圆孔之内。这时。只听狐儿又説道:“公子,你将这鼎下的一个黑色按钮按下去看看。”

李遥听得狐儿所説。找到那个黑色按钮,轻轻向下一按。此时,李遥便见那宝鼎内发出“锵锵锵锵”的声音,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在那宝鼎中瞬间便跳跃了起来。过得一息,那“锵锵锵锵”的声音便停了下来,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也在宝鼎内停止不动。

狐儿对李遥説道:“成啦,公子取出那刀身来看看!”

李遥将那刀身提了起来,但见刀身上此时已多了颗圆形的星星物状,只是那星星中心却是空白。只在星星的四周出现星星的形状。

狐儿见李遥似乎有些不明白,又説道:“这镶嵌星星到武器上,每次都只能镶嵌半颗上去,那次我已向公子説过啦!”李遥diǎn了diǎn头説道:“我还记得呢,要镶嵌两次才能成为实心的星星呢!”狐儿diǎn了diǎn头説道:“公子现在将那刀身再放入中间那圆孔中去吧,为保险起见,公子这次可用那紫经色的珠子便可,蓝色的珠子以后便作为辅垫的珠子罢。”

李遥又将那刀身放入中间那圆孔之中,便起身去旁边那石箱里取过四颗紫红色的珠子过来。放入四周的圆孔里,再如第一次一般,按下那鼎下的一个黑色按钮,只见那宝鼎又如刚才那般“锵锵锵锵”地响了起来。只是这次响声在最后竟是又多了一声“锵”,那宝鼎才停止不动,宝鼎中那团紫金色的火焰也跟着停止了下来。

狐儿听了那最后的一声“锵”。便説道:“成啦,公子再取出刀身来看看!”

李遥将那刀身取出来。此时那刀身上竟是一颗闪闪发光的星星!那颗星星十分的光芒耀眼!

李遥看着手中那把刀上的一颗星星,高兴着跳了起来。説道:“狐儿,没想到这镶嵌星星到武器上竟是这般的有趣!”

狐儿説道:“公子,这才一颗星星呢,若是以后公子能镶嵌到十五颗星星或十八颗星星啦,那才是不一般的兴奋啦!”

李遥向狐儿问道:“后面镶嵌星星的程序也如这般做么?”狐儿説道:“镶嵌三颗星星的武器,公子便如刚才这般镶嵌吧。五颗星星的武器却是有些难啦,待公子先将地上这一百把刀剑镶嵌完了,狐儿再教公子如何镶嵌五颗星星的武器好啦!”

李遥diǎn了diǎn头,便如狐儿之前所教,将那已经镶嵌了一颗星星的武器再次放入那宝鼎中间的圆孔里,在这间房里取了数百颗紫红色的一珠子放在身边,再取四颗紫红色的珠子放在宝鼎四周那圆孔,听见那“锵锵锵锵”的声音结束,口里説道:“一星半了啦!”又取上四颗紫红色的珠子放进宝鼎四周圆孔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镶嵌起了武器上的星星来。

又过得一盏茶的功夫,李遥便将一把镶嵌了三颗星星的刀身提出了那宝鼎。李遥见那刚镶嵌上的星星闪发着无限的光芒,拿在手里挥舞了几个刀法招术,那刀影竟是十分的飘逸,心里好不欢喜。抬眼向狐儿瞧去,狐儿也是一眼的喜色。

狐儿见公子只听了它第一次镶嵌星星的过程,后面便能依照着镶嵌,便也喜声着説道:“公子,你已经完成了第一件镶嵌星星到武器之上,如果在镶嵌中出现了失败,还得重新镶嵌呢。公子慢慢摸索吧,狐儿似乎有些累了,狐儿在旁边休息会啦!”説着,便跳跃在旁边一个盛有紫红色的石箱里,呼呼地睡了下去。

李遥却是不知道,那宝鼎中此时燃烧着的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便是狐儿修练了两千多年的灵魂之火,那灵魂之火虽是源自地心之火,又经狐儿千年修练,已无地心之火最初那般凶猛,此时被狐儿从灵智之中取了出来,它哪有不困乏无力。狐儿一时不便与李遥公子説起,才不得不跑去睡下。

李遥见狐儿此时已去旁边睡下,便上前将那一地的武器取在身边,按照镶嵌第一把武器的程序,在这小房中镶嵌起了星星来。似乎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的光景,李遥见身边那一百把刀剑均已经镶嵌到了三颗星星,在镶嵌的过程中,也有数百次出现了失败,李遥便又重新开始镶嵌。就连爷爷那把金边钢刀和三爷爷那把长枪的枪尖上,此时便都已经镶嵌上了三颗星星。

李遥抬眼向狐儿看去,见它仍然处于沉睡状态,便又回想了想狐儿初时告诉他,如果要镶嵌五星以上的武器,便得要垫辅。李遥取了一把已经镶嵌好了的三颗星星的长剑,又想了想,取出四颗蓝色的珠子放了上去,按下宝鼎下方的那个黑色的按钮,李遥听得那响声,似乎已经镶嵌了上去,取出来一看,果然是三颗半的星星,他又将那把宝剑放进去,再放了四颗蓝色的珠子进去,再按下那黑色的按钮,听那响声,好似又镶嵌了上去。李遥镶嵌了百余把刀剑,对那“锵锵锵锵”的声音似乎已经熟悉,若是在最后发出“咔嚓”的声音,那便是镶嵌星星到武器上失败的声音。此时见两次垫辅均是成功,想了想若是再去镶嵌失败,又觉得有些可惜,便将那把宝剑取了下来,又放上去了一把钢刀上去垫辅。

李遥连镶嵌了两次,那把钢刀果然都失败了。这时,李遥便将爷爷那把金边钢刀放在那宝鼎中间那个圆孔之中,再放了四颗紫红色的珠子上去,按下宝鼎下方那黑色按钮,听得最后的声音,竟是真的上去了半颗星星!未完待续。。

新田县中医院怎么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邱维诚
贵州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遵义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
咸宁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